“抖音仔仔”跟风啫喱?大厂真金白银竞逐背后,虚拟人社交魅力何在-行业动态-堂飞传媒-综合型网红新媒体商业公司
“抖音仔仔”跟风啫喱?大厂真金白银竞逐背后,虚拟人社交魅力何在-行业动态-堂飞传媒-综合型网红新媒体商业公司

18166101572

“抖音仔仔”跟风啫喱?大厂真金白银竞逐背后,虚拟人社交魅力何在-行业动态-堂飞传媒-综合型网红新媒体商业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动态>行业动态

“抖音仔仔”跟风啫喱?大厂真金白银竞逐背后,虚拟人社交魅力何在

时间:2022-08-11   访问量:1221

上架三周,“霸榜”三天,2022年2月,一款社交类应用“啫喱”因用户隐私风险等问题,在风口中“硬着陆”。但啫喱被视为开启了国内虚拟人社交新篇章的标志,可谓余波未消。

半年后的8月4日,有用户更新了抖音APP后发现,抖音里推出了社交新功能——“抖音仔仔”。

进入抖音仔仔的界面中,你可以通过捏脸、换装创造出专属的虚拟人物形象,还可以选择不同“心情”,并将其保存为动态头像,甚至可以邀请好友进行合拍。

仔仔的这些功能,很难不让人想到曾经的虚拟社交“当红炸子鸡”——啫喱。

伴随着“元宇宙热”,社交赛道乘上了这股东风。

今年2月11日上线后,啫喱一度登上App store免费榜第一名,成为自2019年以来第一个排名超越微信的社交类应用。这给“元宇宙热”添上了一把火。

越来越多的大厂布局加码虚拟社交,“希壤”、超级QQ秀等元宇宙社交产品应运而生。与此同时,资本们也向这一模式投入了真金白银。近年来,多家贴着“元宇宙社交”标签的公司斩获巨额融资。

不过,对于“社交+元宇宙”的发展方向,互联网分析师张书乐认为,目前在社交业务上,虚拟人距离元宇宙所要达成的“人格化”目标,还很遥远。

字节加码虚拟人社交

抖音App更新之后,当用户进入“消息”页面,即可看到抖音仔仔的功能。

3c20c8e5fa32db03.jpg

图片来源:抖音仔仔截图

  《》记者点击“开启”之后,页面便指引记者选择脸型、五官及头发的造型,并有上下装衣物、配饰等搭配元素。

“捏脸”完成后,用户还可以选择虚拟人物的“心情”,该功能类似微信今年上线的用户“状态”。

d93a86f93504adc5.jpg

  图片来源:抖音仔仔截图

之后,用户专属的虚拟形象就正式生成了,用户即可与同样生成虚拟人物的好友开始聊天,并可在抖音仔仔提供的互动场景中与好友一起打卡互动。

记者注意到,目前抖音仔仔共提供7组好友合拍的互动场景,不同场景有专属的场景、人物动作和音响效果。想要互动也非常简单,用户只需点击屏幕上的“去合拍”即可进行合拍打卡。

这些体验让人梦回20年前的QQ秀时期。

彼时,QQ秀也是可以选择形象、装扮仪容、显示状态的存在,不同的是,与二次元漫画风的QQ秀相比,抖音仔仔以及今年各大玩家推出的社交虚拟人,多是3D形象。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抖音第一次开始尝试虚拟人社交。

2022年年初,字节跳动首次开启了社交APP“派对岛”的内测,用户可以在抖音中通过推广链接、在无需邀请码的情况下注册使用,也能直接使用抖音账号登录。

虽然字节有意将“派对岛”和元宇宙概念拉开距离,但不可否认的是,“派对岛”中的3D虚拟形象设定和实景化社区的搭建都是当下标榜为“元宇宙社交”的APP的基本玩法。

不过,就在今年7月,一些网友发现“派对岛”在开放公测后,很快就在苹果、华为、小米等应用商店内下架。

字节做虚拟人社交并不让业内人士感到意外,这或许是其构筑元宇宙世界的其中一步。

去年8月,字节跳动以90亿元的历史高价,压过腾讯,成功收购VR制造商Pico,也由此开启其元宇宙之路。

去年9月,字节在东南亚上线元宇宙社交产品“Pixsoul”,可以将用户的照片转变为相应3D虚拟化身,用于社交。

今年初,字节跳动通过关联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投资李未可,持股比例为20%。李未可为XR眼镜制作商,并拥有虚拟IP形象“李未可”。李未可目前正在布局XR赛道,并计划在今年推出量产的XR眼镜。

今年7月,投资者网报道称,前小米VR业务负责人、虚拟形象社交应用“Vyou微你”创始人马杰思已进入字节跳动开展工作,其名下的北京波粒子科技有限公司也已被字节跳动并购,原团队50余人已并入Pico社交中心。

“大厂”砸下真金白银

在派对岛APP“潜入水底”后,字节并没有放弃在元宇宙社交这片海域的探索。

记者体验发现,无论是穿搭换装,还是心情设置,抖音仔仔提供的玩法确实都和一点资讯旗下元宇宙社交APP啫喱此前设置的如出一辙。

对此,互联网分析师张书乐在微信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还看不出抖音仔仔和啫喱的差别。

“两者都是用虚拟人作为引流密码,勾起年轻人的好奇心,来达成对陌生人社交既有玩法的颠覆,目前的水准也就是在QQ秀的层次。”他分析。

对于玩法雷同的疑问,抖音方面表示,仔仔只是抖音内的一个功能,小范围测试一下而已,并非独立的App。

如果说,字节内部并不认可自己有做虚拟人社交的“野心”的说法,那么,多家大厂已经将自身的社交业务瞄准了虚拟人,则显示了巨头们对这一细分赛道的无法舍弃。

以社交起家的腾讯为例。今年2月,“超级QQ秀”上线,将以往的2D静态QQ秀升级成了3D动态虚拟形象。同时,腾讯对打着“社交元宇宙”旗号的陌生人社交应用Soul也完成了49.9%控股。

此外,早在2021年年末,百度发布了号称是国内首个元宇宙产品的“希壤”APP,今年1月,通过和中国传媒大学的合作,“希壤”已实现了数字孪生校园的搭建。

作为更容易靠近元宇宙概念的一条赛道,社交不光引起了巨头的注意,资本也愿意为了“社交+元宇宙”的模式下注。

近年来,多个元宇宙社交公司或项目获得融资。例如,今年2月,全球化元宇宙社交平台BUD Technologies,Inc.宣布完成1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今年5月,元宇宙社交平台May.Social完成300万美金天使轮融资,同时公司还启动了Pre-A轮融资,加快海外业务拓展步伐;同为元宇宙社交平台的Gather也在两年中完成了2轮共计7500万美元的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

从“QQ秀”到“元宇宙社交”有多远?

大厂加码虚拟人社交,是看中的虚拟人的魅力,还是看中了社交的魅力?

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咨询师林岳告诉《》,大厂尝试虚拟社交的核心是“社交”需求。

“通过社交把人与人链接起来,以达到一个圈子、池子,然后可以产生二次价值的概念。我们可以看到,大厂的产品和平台之所以很大,就是因为都有社交的属性,只是链接人与人的东西可能是购物、外卖、沟通、视频,虚实结合、虚虚结合只是下一个阶段。”他说。

中银证券的一则报告指出,社交天然具有虚拟化身应用土壤。虚拟化身作为现实人的身份替代,没有改变人的社会性这一根本特性,而是在虚拟世界中构建社交网络,因此社交天然具有虚拟化身应用的土壤。

易观分析营销渠道行业高级分析师马世聪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资本会更青睐元宇宙社交产品,“各个赛道都在用元宇宙概念卖产品,元宇宙概念可能会在市场推广上有所帮助。”

除了基础社交之外,海外大厂还在尝试其他社交场景,比如办公。

去年10月,社交平台Facebook改名Meta,正式入局元宇宙,宣布打造能彻底工作、学习和生活的虚拟沉浸元宇宙世界。其中,虚拟分身则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当年8月,Meta发布了Horizon Workrooms,用户通过使用包括混合现实桌、键盘追踪、手势追踪等技术,在佩带VR设备下,以虚拟化身进入办公室,虚拟化身还可以进行定制,实现身临其境般的办公室社交。

虽然虚拟人社交在不同方向均在尝试,但如果要将虚拟人普及并广泛应用上,目前还存在着不小的技术难关。

张书乐认为,每个人都可以在虚拟世界里有个虚拟形象,但如果没有AI来分析用户的语音、形象和习惯(或用户想要打造的人设),“那就只是一个贴图而已”。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的虚拟人社交境遇尴尬,等于从QQ秀的基础上利用新技术升级了一部分,但还又达不到元宇宙社交的门槛,产品就处于“虚实之间,有些尴尬”。

林岳也表示,目前的虚拟人社交多是基于CG(计算机图形学)生成的形象,结合AI技术衍生出来的产物,还达不到元宇宙社交。

张书乐认为,虚拟人赛道的发展还有很多难点需要攻克,比如技术上还只是个形象定制,缺乏生动表现的方式以及承载这一内容的产品。

“内容创作者的自设定虚拟人视频是一个小众领域,暂时也无法替代真人出镜。”张书乐认为,目前的虚拟人技术在元宇宙所要达成的“人格化”目标,还很遥远。

虚拟人赛道的成熟还面临着挑战,但作为构建元宇宙世界的一部分,未来或许是乐观的。

5277f6053fadff62.jpg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虚拟人带动产业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9亿元和62.2亿元,预计2025年分别达到6402.7亿元和480.6亿元,呈现强劲的增长态势。

当巨头和资本们带领着社交驶向元宇宙,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都会在虚拟世界里拥有自己的数字分身,那时的社交新故事又将如何展开?虚拟人会多大程度地参与我们的日常生活?一切仍有着极大的想象空间。


上一篇:“抖音818发现好物节”上线,全域兴趣电商助力国潮好物销售

下一篇:治理不实信息,抖音联合多方共建辟谣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