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涨粉135万,抖音“柳夜熙”成了元宇宙的入口?-行业动态-堂飞传媒-综合型网红新媒体商业公司
一天涨粉135万,抖音“柳夜熙”成了元宇宙的入口?-行业动态-堂飞传媒-综合型网红新媒体商业公司

18166101572

一天涨粉135万,抖音“柳夜熙”成了元宇宙的入口?-行业动态-堂飞传媒-综合型网红新媒体商业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动态>行业动态

一天涨粉135万,抖音“柳夜熙”成了元宇宙的入口?

时间:2021-11-11   来源:本站   访问量:2696

“谁是柳夜熙?”

“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

自10月31日抖音账号“柳夜熙”发布一条题为“现在,我看到的世界,你也能看到了”的视频以来,这位新晋美妆博主的大名就在业内外传开了。

视频从一位神秘女子的背影开始。待该女子转身,一副国风与未来感兼具的奇特妆容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眼球。此时,一个男孩上前质疑她出奇的“丑妆”和是不是真人的身份。这位自称“柳夜熙”的女子当即也给男孩上了妆,刹那间普通的市井街道瞬间遍布“妖魔鬼怪”。

一天涨粉135万,抖音“柳夜熙”成了元宇宙的入口?

(图:抖音视频截图)

短短两分钟的时间,赛博朋克和古风奇幻的场景交叉上演,打开了数百万观众的“元宇宙”想象。

这条视频的下方,被打上了“虚拟偶像”“元宇宙”“美妆”的标签,“元宇宙女神”、“元宇宙你好”、“抄底NFT”等评论因此蜂拥而至。

根据飞瓜数据统计,这则“柳夜熙”首发视频在当晚5小时内获赞247.7万。至次日11月1日,该账号粉丝增量高达135.58万。目前,该账号只发布了2则视频,粉丝数却达到了446.3万之多;抖音上“柳夜熙”和“当美妆遇上元宇宙”话题分别有3.5亿次和2亿次的播放量。

蹭着元宇宙的热点,“柳夜熙”火了,近几年动作不断的“虚拟偶像”赛道再次回到了公众视野。

突然走红的“柳夜熙”是谁?

2021年3月,元宇宙概念第一股Roblox在纽交所敲钟上市。这个多人在线创作游戏的公司一登台,就给资本市场搭建了一个全新的视角。

被视作计算机平台领域最大革命的元宇宙,引得国内外众多投资人和创业者纷纷入局。

元宇宙热潮四起,游戏、社交网络、广告营销及影视娱乐等多领域开始迈步“虚拟蓝海”。而此前就已涉足虚拟与现实交界的虚拟偶像赛道也跟着“躁动”了起来。

彼时,国内一个刚成立3年的、专注于数字内容文化产业的“创壹视频”团队正准备在内容创新上更进一步。经过繁多的市场分析及数据调研后,他们决定搭上“虚拟偶像”的班车,在元宇宙的世界里抢一杯“美妆羹”。

创壹科技创始人谢多盛对AI财经社表示,“在前三年的后期特效视频制作中,团队储备了丰富的技术经验,像CG和面部驱动技术等。同时,我们还积累了不少美妆领域的品牌资源。于是,‘元宇宙+虚拟偶像+美妆’的创新概念就这么诞生了。”而柳夜熙就是这个概念下的产物。

半年前,这个近一半员工来自影视专业的技术团队就开始埋头设计连接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的“人”。蛰伏数月后,随着扎克伯格将Facebook更名“Meta”,元宇宙的热度再攀高峰,一位名叫“柳夜熙”的虚拟美妆博主也空降抖音,当即斩获百万粉丝。

不过,一夜蹿红的“柳夜熙”也引来不少旧酒装新瓶、蹭元宇宙概念营销的争议。截至目前,“柳夜熙为何爆火”相关话题在抖音上已有1643.2万次播放量,各路行家开始剖析这个被抖音誉为“中国第一个元宇宙博主”的虚拟人。

对此,既是公司创始人,也是柳夜熙IP原创成员之一的谢多盛认为,“60%得益于Facebook改名后元宇宙再次高潮的好时机,我们并非刻意,就是刚好赶上了;30%是IP的形式及技术创新,公司是把‘柳夜熙’定义为‘2.5次元’虚拟偶像推出的,并且虚拟人和真人以短视频的形式进行互动,这在之前是没有的;最后10%则在于整个视频内容的世界观搭建和剧情设计。”

“时机”,这个谢多盛口中成功的高占比因素,也被ALAB新内容实验室创始人王薇频繁提及。“柳夜熙的爆火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团队专业的技术积累必不可少,营销也同样重要,但对目前市场上已经培养出的虚拟偶像土壤和翘首以盼新技术应用的各方资本来说,或许就差一个时间点了。”

资本已经对元宇宙的热投下关键一票。近期立足于红人新经济领域的平台型企业天下秀,受元宇宙概念新高潮影响,在最近的6个交易日中连获5个涨停板,涨幅高达52.46%。

柳夜熙的走红或许是偶然,但这也离不开该团队在抖音体系内的长期试水。据悉,“创壹视频”旗下包括了“慧慧周”、“非非宇Fay”和“宇航员小五”等行业头部抖音账号,其中拥有超1400万粉丝的慧慧周还被封为“全网第一女特效师”。

从洛天依到柳夜熙,虚拟偶像又“活”了

柳夜熙的走红,也让外界想起了另一个游走在虚拟和现实世界的红人——洛天依。

这位灰发、绿瞳,发饰碧玉、腰坠中国结的十五岁少女,是目前中国第一位现象级虚拟偶像,也是国内最早实现盈利的虚拟歌手。

根据QQ音乐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洛天依共发布899张专辑,5671首歌曲,其中《达拉崩吧》《普通的DISCO》等作品还成为翻唱神曲。2012年出道的洛天依至今已累计超500万微博粉丝,而在B站、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也分别拥有256.9万、268.2万、147.8万粉丝。

在日韩市场,虚拟偶像也早已走出了一条清晰的孵化与商业变现路径。

来自日本、诞生于2007年的同门师姐初音未来算是全球首个开创完整商业模式的虚拟偶像。据悉,B站最早命名“MikuFans”,意为初音未来的粉丝们。而就虚拟偶像的概念来说,上世纪80年代,日本动画《超时空要塞》的虚拟歌姬林明美被业界公认为世界上第一位虚拟偶像。

在国内,自洛天依后,背后公司上海禾念陆续推出了言和、乐正绫、乐正龙牙、徴羽摩柯、墨清弦五个设定各不相同的虚拟偶像,打造出Vsinger家族。组合运营的模式让洛天依的公司占得了国内虚拟偶像市场先机,同时开启了一个新次元的追星时代,互联网大厂们也纷纷开始奔向这片新的蓝海。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爱奇艺推出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华纳音乐旗下电音厂牌WhetRecord签约虚拟偶像“哈酱”;2020年,经纪公司乐华娱乐联合字节跳动推出虚拟偶像女团A-SOUL;2021年6月,B站公开表示仅入住B站的虚拟偶像、主播就超3万个,同比增长了40%。

“或许大厂们都在寻找下一个颠覆性的、令人兴奋的产品。大家都很好奇未来会怎样,而抓住未来就要抓住年轻人。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Z世代(指1995-2009年间出生的一代人)具有很多鲜明的特点,他们独立自我、孤独也愿意分享、具有更强的表演欲。相比70、80及部分90后,他们对互联网和虚拟世界的理解及感触更深。同时,早年的日漫和近年崛起的国漫都是他们重要的成长基因。”王薇表示。

虚拟偶像就深深的刺激着这些人的神经。

此外,这几年的文娱环境也发生了不少变化。在不少明星、网红接连翻车后,不会“塌房”的虚拟偶像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不论是品牌方还是MCN公司都在进一步考虑低风险、高保障的虚拟偶像,而且在现在的时间点上,各方需求起来的同时,技术应用门槛降低了。科技的进步让每个人都能更公平地接触并使用技术。”王薇说。

如今,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市场开始走向成熟。虚拟偶像形象逐渐立体,类型也愈发多元。一方面,二次元偶像们开始突破圈层,另一方面,“偶像”概念进入大众化,逐步拓展到虚拟主播、虚拟主持人及虚拟品牌代言人等。

今年年初,虚拟顶流洛天依登上央视春晚舞台,和月亮姐姐、王源同台表演《听我说》;5月,在继和李佳琦同台直播后,洛天依和家族成员乐正绫开始跨界带货。随后,首个虚拟学生“华智冰”入读清华大学,超写实数字人AYAYI宣布入职阿里,而据湖南卫视最新预告,虚拟主持人“小漾”也将同《快乐大本营》一起回归。

同时,自国风虚拟KOL翎Ling跨界代言以来,越来越多的品牌也开始入局虚拟人,像麦当劳的“开心姐姐”、康师傅的“许星悠”、屈臣氏的“屈晨曦”和国产彩妆花西子同名虚拟形象等。

目前横空出世的“柳夜熙”又在二次元的虚拟偶像和平面的虚拟人上更进一步了。“和打造传统的虚拟偶像不同,我们给柳夜熙的定位其实并不是要做‘偶像’,而是走出二次元圈层,走到真实的生活中去。而且我们更想去探讨在元宇宙概念下,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之间的连接是什么?意义又在哪里?”谢多盛说。

他强调“柳夜熙”只是元宇宙系列虚拟IP之一,“希望大家不要过分关注‘柳夜熙’这一个IP,后续团队还会推出其他的虚拟人,并将他们进行联动,在线上线下做更多关于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连接的交互式和沉浸式布局。”

虚拟偶像的“钱”景

一天涨粉135万,抖音“柳夜熙”成了元宇宙的入口?

(图:B站直播录屏截图)

“柳夜熙”火了,对于围观的观众来说可能更多是看个热闹,但在直播电商行业3年、对接品牌虚拟主播业务1年的阮志豪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柳夜熙’又把虚拟偶像的场子热起来了,对于各大品牌商选择虚拟主播带货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今年年初,我们公司服务的商家仅十几来家,但受元宇宙和虚拟偶像热潮影响,目前已经有快2000家了。”阮志豪说。

他进一步表示,“其实这两年真人主播的市场已经非常饱和了。像一些杭州主播的工资,即便是个兼职的‘小白’,一个小时也要200-300元。一个月可能就要12000元以上。而且优质主播比较少,挖墙脚的现象又很多。但就我们公司来说,提供给商家的虚拟主播是按年收费的,一年19800元,平摊到每天成本只有五六十元,而且还能做到全天24小时直播。”

从柳夜熙团队以往的账号运作模式来看,广告合作是其最直接的变现手段。其中拥有1400多万粉丝的“慧慧周”,就在前不久和乳业品牌“皇家美素佳儿”合作了一把。

但对贴上美妆标签的“柳夜熙”来说,她的下次亮相极大可能会与在直播间玩美妆挂钩。据创始人谢多盛透露,柳夜熙之后,团队在一周内收到了上千个品牌方的邀约,其中就包括了美妆护肤、食品日化品牌和互联网科技公司等。

不过,尽管目前“柳夜熙仿妆”话题在抖音已经高达近6275.7万次播放量,头部美妆博主还留言视频表示被“内卷到”,创始人谢多盛还是觉得仅停留在美妆上的想象太小了。“传统途径的IP经济变现肯定会有,但这并不是我们的目标和重点。这部分可能仅占据20%-30%,剩下的60%-70%应该是来自元宇宙概念下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连接而产生的商业化变现。可能就是在元宇宙的某个入口做的事情,是我们最想要获得的商业化变现模式。”

回顾现阶段已有的虚拟偶像商业模式,仍旧走的是传统偶像路线,即通过偶像身份,开办演唱会、卖周边、开直播接受粉丝打赏,或者是进行品牌代言和广告合作,商业变现路径已经十分清晰。

不过,在前景巨大的虚拟偶像市场里,“钱”景的开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目前,我们公司也在做与虚拟主播IP相关的研发和运营,其实要打造出洛天依和柳夜熙这样更精细的虚拟偶像,背后的成本是很高的,而运营更是一个极大考验。最好的虚拟偶像就是一个‘真人’,因此和明星人设一样,每一个虚拟偶像也有它需要维护的人设。并且人设和创意如何可持续,又如何规模化都是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王薇说。

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处理。

上一篇:抖音:《漠河舞厅》走红后,68万网友围观漠河直播

下一篇:抖音注销后还能实名吗,抖音号注销再注册有影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