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钱”途光明 但行稳致远仍有三个问题待解决-行业动态-堂飞传媒-综合型网红新媒体商业公司
短视频“钱”途光明 但行稳致远仍有三个问题待解决-行业动态-堂飞传媒-综合型网红新媒体商业公司

18166101572

短视频“钱”途光明 但行稳致远仍有三个问题待解决-行业动态-堂飞传媒-综合型网红新媒体商业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动态>行业动态

短视频“钱”途光明 但行稳致远仍有三个问题待解决

时间:2021-03-25   访问量:1590

“冰桶挑战”、西安大唐不夜城“不倒翁小姐姐”、“远赴人间惊鸿宴”的河南老君山、凭借一己之力带火一个村的“山东拉面哥”……最近几年,短视频诞生了不少出圈的“爆款”和“网红”,除了直观感受,一起来看下,短视频发展速度究竟有多快?短视频“钱”途究竟如何?短视频下一步发展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从需求侧看,短视频成为大多数网民重要的文娱类应用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6月,综合各个热门短视频应用的用户规模达5.94亿,占整体网民规模的74.1%。而到了今年2月份,该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从数据看,短视频实现了用户规模每年近一个亿的增长,可谓是“坐着火箭”地发展壮大。

同时,需要指出的是,截止2020年12月,不管从用户规模还是使用率,数据显示,短视频均超过了同为网络娱乐类应用的网络游戏(5.18亿,52.4%)、网络音乐(6.58亿,66.6%)、网络文学(4.60亿,46.5%)、网络直播(6.17亿,62.4%)。

从供给侧看,短视频行业“钱”途光明,有的企业仍有较大营收压力

相较于其他行业,短视频具有的平台属性和连接功能,其不断和诸如直播、旅游、电商等领域耦合,突破了视频层面,带来了更多现实层面的改变。

《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指出,在网络视听产业中,短视频的市场规模占比最高,达1302.4亿元,同比增长178.8%。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周结此前表示,短视频不再只是娱乐,而已经与各领域叠加、渗透,不仅对整个视听行业,甚至对国民经济都将产生影响。

一个是“记录美好生活”,一个是“拥抱每一种生活”,抖音、快手是公认的短视频行业的巨头。据公开报道,在相关统计口径下,截至2020年8月,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6亿;据快手官网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快手的平均日活跃用户数突破3亿。除了抖音和快手,短视频市场还有百度系的好看视频、腾讯系的微视等等,但在用户规模和日活跃用户均不及两个头部平台。

而具体到公司抖音、快手两家巨头,它们的盈亏如何呢?

“到明年这个时候让数字再翻一番,大家能在抖音上创收800亿。”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在去年9月15日抖音举办的创作者大会透露。

而关于具体的营收数据,虽然常有媒体披露抖音的2020年营收数据,但经查询相关资料发现,抖音官方未披露相关数据。

虽然快手是短视频平台,很多人的印象中其直播带货比短视频更为“出圈”。这点也在快手的招股资料中得到印证。快手招股资料显示,快手电商商品交易总额从2018年的9660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596亿元,2020年1月至9月已飙升至2041亿元。“用直播赋能,让各行业跳出原有的场景,从广度和深度延长产业链条,是快手近几年来一直努力的目标。”快手科技副总裁宋婷婷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快手披露的相关营收数据显示其处于亏损状态。快手去年11月份递交的招股资料披露,2020年前6个月出现了63.5亿元的首次经调整亏损。上市前披露的招股资料显示,快手2020年前三季度经调整后的亏损净额为72亿元。

不难看出,虽然短视频行业前景光明,但短视频企业的竞争依旧,且竞争是从产品理念到运营思维再到经营策略等多维度的竞争,有的企业仍有较大营收压力。

内容低俗、防止青少年沉迷、侵权等仍是短视频高质量发展面临的严峻挑战

一边是短视频行业如火如荼的发展态势,另一边则是不能忽视各种的乱象和直播“翻车”。经梳理,目前短视频高质量发展至少有三个问题亟待解决。

部分低俗、虚假的视频内容影响网络健康生态。1月份,全国“扫黄打非”办通报,抖音被约谈,有关部门对其传播淫秽色情低俗信息行为作出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通报披露,2020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举报中心共接到反映涉“抖音”平台传播色情低俗信息的举报线索900余条。去年12月份,快手平台拥有众多粉丝的主播“辛巴”因虚假宣传引发舆论热议,其所在的公司最终被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责令停止违法行为、罚款90万元的行政处罚。内容向善向上、交易守法合规是短视频平台行稳致远的基础,没有底线的“狂飙”,一定会“翻车”,作为具有相当体量的短视频平台尤其要认识对平台传播内容、平台发生交易进行严格审核的重要性。

青少年沉迷短视频问题。相比其他休闲娱乐方式,短视频的碎片化、便捷性和个性化等特点让不少青少年沉迷。中国青年报一项对1974名受访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2.1%的受访家长觉得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的现象普遍。70.6%的受访家长担心孩子沉迷短视频会对学习生活提不起兴趣,66.3%的受访家长担心孩子模仿不良的短视频内容。针对这个问题,各平台上线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统”,但是从实际效果来看,忽略或不选择这个模式,防沉迷系统就形同虚设了。从根本上说,青少年沉迷短视频不能只依靠技术,但作为社会各界关心关切的问题,短视频平台在现有措施之外,是否还可以拿出更多选项?从企业角度看,一种产品或一个措施解决所有问题,本来就不现实,短视频企业是否也应将防止青少年沉迷作为短视频产品每次更新迭代要考虑的点?

侵权问题。据介绍,短视频涉嫌侵权的形式主要包括:直接搬运;音乐侵权;二次剪辑创作;字体侵权;网络主播带货侵权等。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该中心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国家版权局重点作品版权保护预警名单作品及重点影视综作品的片段进行监测,覆盖作品量超过1000万件,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受委托删除了1276.92万侵权链接。在国家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当下,如果说短视频行业规模越大,随之而来的是规模越来越大的侵权,这无疑是短视频“自掘坟墓”之举。尤其要指出的是,当下知识产权领域仍存在侵权易发多发和侵权易、维权难的现象,迫切需要健全规则制度,提升监管能力和水平。发展与规范并重,才能行稳致远。


上一篇:单月抖音涨粉500万,挑战类网红玲爷的另类打法

下一篇:短视频巨头快手要动房产家居行业的奶酪了